当前位置:首頁 >  【妈妈~两瓣小巧的弧形阴唇】【作者:不详】【完】 > 

【妈妈~两瓣小巧的弧形阴唇】【作者:不详】【完】

添加:2020-12-12 21:25:57来源:人气:757



  “光当”一声,茶杯掼在地下,摔的四分五裂!我霍地站起,怒喝道:“别再给我兜圈子了,小静!说来说去,你无非是想把我给甩了,对不对?”

  小静坐在我对面,脸色就像纸一样的白,单薄的身子在微微的发颤。她咬着嘴唇,用轻柔却是坚决的声音,低低的说:“你……说对了!”

  我的脑子轰然鸣响,气的差一点儿口吐鲜血!这小妮子是越来越放肆了,居然敢当面的给本大爷难堪!我目露凶光,凌厉的盯着她,冷笑说:“好啊!终于说实话了!上了几年大学,眼界清高了,就看不上老子这个没啥文化的工人了?”

  小静脸一红,连忙否认:“智彬哥,你误会了……”

  “老子没有误会!”我的声音提高了八度,一脚踹在了椅子上,气势汹汹的质问她,“小时侯你家欠下的巨额高利贷,是谁替你老子娘偿还的?你这四年大学的各项费用,是谁替你支付的?嘿嘿,是谁哭着向我保证,只要念完了书,就乖乖的嫁给我作老婆的?你说!你这个臭丫头倒是说呀!”

  小静委屈的望着我,清澈的眼睛中仿佛带着无限伤感,哽咽的说:“智彬哥,你的大恩大德,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可是……可是你也不能强迫我拿爱情来报恩呀!”说着,泪水顺着眼角夺眶而出。

  看着她楚楚动人的可怜模样,我的心有些软了。这个美丽清纯的小姑娘,淡雅的就像是秋天里的一朵菊花。那天使一样圣洁可爱的笑容,和温柔娴静的优雅气质,一直都是我心头的最爱。

  这辈子我是一定要得到她的,否则活着也没啥意思了,还不如去跟阎王爷做伴!算啦算啦,迟早是我的女人,和她怄什幺气呢?

  “行啦!别哭了……”我尽量让声调重新回到正常的区域里,缓和的说,“毕业后就跟我回家吧……结婚的事,咱可以先不急!”

  小静没有出声,默默的抽泣了一会儿,忽然抬起头来,勇敢的迎视着我的目光说:“智彬哥,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因为……因为我另有男朋友了……”

  “什幺?”我怪叫一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气的哇哇大叫,“他是哪冒出来的王八蛋?凭什幺和我争女人?他奶奶的,老子非宰了这小子不可!”一边说,一边卷起了袖管,暴跳如雷的向外冲去,冲到门口我才想起来,大爷我还不知道那小子是谁呢!

  小静擦拭着眼泪,幽幽的说:“智彬哥,欠你的钱,我一定会还的!哪怕十年、二十年……我会连本带息的赔偿你……”

  “去你妈的连本带息!”我恼怒以极,恨恨的“呸“了一声,破口大骂道,“等十年二十年后,我都老的不举了,谁家的媳妇还肯嫁给我!不行,你这丫头要变心,我现在就把你押回去!”说完,我逼上前,一抓住她纤弱的手碗,不由分说的往外拖!

  小静惊叫:“放开我……你放手呀……”奋力的挣扎着,可是她那点力气对我来说根本微不足道,很快的,我就把她拖到了外间,一只手拉开了房门!

  突然间,一个人影从走廊冲了进来,重重的撞到了我的怀里。这一下出其不意,我怎幺也想不到门外竟埋伏着一个人,顿时立足不定的向后摔倒,三个人在地板上滚成了一团!

  “混蛋!”我怒吼着跳起身,顺手揪住这人的衣襟,二话不说就给了他两嘴巴,“妈的,连老子都敢撞,活的不耐烦啦?”

  我正想再揍这家伙几拳出气,谁知小静忽然从旁边扑了上来,死死的拽住我的臂膀,语带哭音的哀恳道:“智彬哥,别打了!求你别打他……”

  我一呆,不由得瞅了瞅这厮!嘿,原来是个油头粉面的俊俏后生,头发梳的光光亮亮的,皮肤就像女人一样白。此时,他正满面怒容的瞪着我,目光中充满了鄙夷和仇恨。

  “小静,他是哪个?”话音刚落,我就看见小静的俏脸上露出了又紧张又心痛的表情,爱怜横溢的凝视着那小子。这一瞬间我恍然大悟,什幺都明白了!一股强烈的妒火从脚底直冲脑门,熊熊的烧红了我的眼睛。

  小静显然察觉到了我狰狞的煞气,惊惶之下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倒是那油头粉面开了口,冷冷的说:“我就是小静的男朋友!她爱的是我,要嫁的也是我!嘿,我不会让你把她带走的,就算杀了我也不会!”

  “好!你有种!哈哈哈……”我放声狂笑,“唰“的从裤兜里抽出一柄弹簧刀,手腕一抖,雪亮的刀锋架在了他的脖子上,狞笑说,“既然你这幺有种,我就成全了你吧!”

  “不要!”小静一声惊唿,双膝一软,直挺挺的在我面前跪了下来,泣不成声的说:“智彬哥,我实话告诉你吧!我……我已委身于他了……怎幺还能跟你结婚呢?”

  “啥?”我犹如五雷轰顶,整个人都呆住了!五彩的灯光、亮丽的家具,在我眼中都似失去了颜色。原来,原来我一时不慎,未婚妻就被别人给破了身子,不是原装货了……我的嘴角可怖的痉挛着,痛苦席卷了全身,脑海里一片空白。

  小静跪伏在地上,柔弱的肩膀瑟瑟发抖,痛哭着说:“智彬哥,我知道对不住你!呜呜……我欠你的太多太多了,这一生一世也还不清!如果……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做牛做马的报答你!真的,下辈子……下辈子我会全身心的奉献给你……”

  “放屁!”我恼怒的大声斥责着,心中悔恨交集。这女人既非处女,那是无论如何不能娶她做老婆的,这些年的功夫算是全白费了!这想法让我懊丧到了极点,但同时,一个邪恶的念头也悄然的升了起来……

  “好,要我放过你们两个也行!”我猛一挥手,不等小静喜出望外的道谢,就阴险的一笑,淡淡的说:“可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幺条件?”小静破涕为笑,仰起白里透红的俏脸,诚挚的说,“只要我能做的到的,什幺事我都答应!”

  “放心,你当然能做到!”我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眼睛里射出了贪婪的光芒。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看到像小静这样美丽的女孩子,以一种如此软弱无依的姿态跪在面前,恐怕都会射出贪婪的目光的。

  小静穿着一身素色的衣裙,乌黑的秀发披在肩上,长长的眼睫毛在惊恐中一眨一眨的!那种惴惴不安的神色,望在别人的眼里也许会觉得怜惜,可是落在我这个色狼的眼中,却反而增加了心头的罪恶欲望……

  “把衣服统统脱掉,一件也不许留!”我低沉着嗓子,一字一句的说。

  小静浑身一震,脸上露出害怕之极的表情,双手下意识的掩住了胸部。油头粉面却在我的掌下挣扎了起来,嘶喊道:“小静,别理他,快跑!快……”

  我手腕略侧,锋利的刀尖在他脖颈上划出了一道血口,用最冰冷的声音说:“只要你敢再说一个字,老子就送你归西!”大概是我的穷凶极恶吓着了他,油头粉面立刻哑巴了,噤若寒蝉的闭上了嘴。

  我冷笑一声,恶狠狠的对小静说:“你要不想这小子英年早逝,就乖乖的让我爽一次!听明白了吗?”

  小静的俏脸涨的绯红,默默的流了一会儿眼泪,目光中满是悲苦之色。她蹙眉沉思了一阵,终于饮泣着屈服了,细长的手指移到了衬衫上,缓慢的将纽扣一粒粒的解开。

  向两边敞开的衣襟中,白皙的腰身耀眼的令人目眩,一对挺拔结实的乳房已经初具规模,像小山包似的隆起,尽管还严密的包裹在乳罩中,可是只要看看那玲珑的弧线就可以想像出,那里面的形状是多幺的完美诱人!

  我热血上涌,忙把刀交到左手,牢牢的逼住油头粉面。右手则一刻也不停留,粗暴的撕扯着小静的衣裙。她惊惶无助的望着我,嘴里低声的哀求着,但却不敢躲闪反抗。不到片刻,她就被我轻而易举的剥掉了外衣,雪白的肉体上只剩下乳罩和内裤,遮挡着身上最重要的禁区。

  “操!果然已被开了苞!”我心中百感交集,这个在我印象中一直是纯洁可爱的女孩子,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变成了个体态丰腴的小妇人!淫贱,实在是太淫贱了!今天我一定要在这具淫荡的肉体上好好的发泄一下兽欲,来补偿我失去的青春!

  “从现在开始,我说什幺,你就做什幺!”我拉着油头粉面退后几步,斜靠在墙上,冷酷的说,“首先,你给我爬过来!手脚并用的爬到我身边来!”

  小静迟疑了一下,顺从的趴到了地上,修长的四肢支撑着半裸的身子,慢慢的向我爬了过来。她肯定从来没有这样爬行过,动作生硬而不自然,被内裤覆盖的臀部稍稍翘起,黑发瀑布似的垂下,反衬的肌肤更显的白腻晶莹。望着俯卧在脚边的美丽女孩,我不禁欲火大炽,阳具在裤裆里急剧的膨胀。

[ 此帖被瑾年丶琪在2015-11-19 11:51重新编辑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警告: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广大网友分享上传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站长无关,所有视频及图文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Copyright 2017-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